相关活动
activities
大学生记者团
大学生记者团 | 广马奖牌图鉴:不曾止步的“广马人”
日期:2018-12-10

导师《羊城晚报》记者苏荇     文\崔艺慧

在每个跑马者心中,广州马拉松奖牌有不一样的意义。30年前,马拉松只是少数人的运动,一枚小小的奖牌,甚至比一部上百元的自行车更珍贵;30年后的今天,马拉松热席卷而来,一枚奖牌被赋予了更多内涵,在素昧平生的选手间搭建起心的桥梁。

80年代:一枚奖牌比自行车更珍贵

与如今“完赛即可领取奖牌”相比,选手要在上世纪的马拉松比赛中赢得奖牌,并非易事。在那个中国人“初识”马拉松的时代,奖牌是胜利的象征,承载了无比光荣的荣誉。年近七旬的邓日明摩挲着一张张泛黄的成绩单和剪报,回忆起心中“沉甸甸”的奖牌。“那块奖牌很小,不起眼,是铝制的,背面刻着‘第一名’”他用手比划着。 

(1984奖牌正、反面)

1984年底,广州市举办第三届马拉松赛,邓日明以2小时47分27秒的成绩获得第一名,奖品是一枚形态小巧,设计朴素的花朵状金牌,还有一部五羊牌26英寸自行车。在当时,这部单车价值约170元,而他的月工资仅为60元左右。“但那部单车早就烂了,不知道闲置在哪了,还是奖牌比较好,能够珍藏至今”。

广州的马拉松赛可以追溯到1959年,经过长达21年的“沉寂期”,80年代,广州再次“起跑”。从1982年到1990年,广州市体委举办了九届马拉松赛,邓日明一场都没有缺席。80年代的广州马拉松赛没有成绩证书,1983年,一块简单质朴的马拉松银牌,与1984年的金牌一样,对他而言意义重大。 

(1983年奖牌正、反面)

邓日明至今清楚地记得,作为新时代马拉松的“首班车”,“列车”在1990年的“万人马拉松”站停了下来,热衷于跑步的他只好无奈“下车”;4年后,他才等来了下一班“长跑列车”。有趣的是,在1990年的万人马拉松赛,获奖奖杯上的字竟然是手写体。

(1990年奖牌和奖杯)

1994年5月,首届中国24小时超长跑挑战赛在广州举行,邓日明在24小时内完成了176公里,创造了中国首个24小时跑的男子项目记录,捧起了银白色的冠军奖杯。在广州亚运会亚残会博物馆(亚博馆)的展区里,他远远地一眼认出这个奖杯:“这是我最有意义的奖杯,176公里约等于4个全程马拉松的距离,是我持续跑过最长的距离。”当是时,45岁的邓日明,当年人称“飞毛腿”的“老将,已经“沉寂”了4年。 

这些印刻着广州马拉松岁月的奖牌和奖杯,邓日明大多捐赠给了亚博馆,以便更好地保存下来。在他的记忆中,广州的马拉松赛,自1990年的万人马拉松赛后便销声匿迹。但在那之后,广州市内举办了数次长跑活动,广州人长跑的“热火”却未曾熄灭。

与老奖牌分开保存,邓日明把2012年之后获得的广州马拉松奖牌存放在一起,尽管它们的设计更加精致,但对于他来说,奖牌蕴含的竞技色彩早已被岁月冲淡,“这些比赛我都是重在参与,最快也只能成为冲过终点的第四千多位。”他带着些许遗憾说道。

10年代:一群人的奖牌

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成功举办的大背景下,2012年首届广州马拉松赛横空出世。与上世纪的奖牌设计有所不同,首届广州马拉松奖牌呈矩形状,刻有“名城、和谐、健康”六字主题,更印有广州塔、五羊雕塑等广州标志性建筑,像是一张简洁大方的城市名片。 

(2012年广马奖牌)

就是这样一枚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奖牌,唤醒了许多人身体中沉睡的“长跑因子”。2012年广州马拉松,是佛山人陈先生跑步生涯的开端。和他的泳友一起,听闻广州要举办马拉松赛,从未跑过长跑的他“想着试一试”。

“没想到原来我也能跑完10公里!12年的这块奖牌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拿到完赛奖牌后,他兴奋不已,并从此在长跑路上“越跑越远”。从10公里,到全程马拉松,12年的广州马拉松奖牌仿佛一支火把,让陈先生和他的朋友们“越跑越发烧”,他感觉自己“越跑越年轻”。

这些年来,愈加精美的奖牌像是广州马拉松的成长缩影。来自广州的徐先生还记得,2015年他第一次完成了广州马拉松赛,和身边的一些朋友一样,很自豪地在朋友圈“晒”出他获得的第一枚马拉松奖牌。“当时觉得奖牌很漂亮,很兴奋!”他激动地说。 

(历届马拉松奖牌图)

纵观近年来的广马奖牌,广州的标志性建筑元素是不变的“门面”,历史与现代元素的融合也是一贯秉持设计理念,外形设计趋于独特,图案也更加精致,精神理念的传递和象征愈加凸显。随着“全民马拉松”浪潮的涌动,大批来自五湖四海的跑马者,赋予了广州马拉松奖牌不一样的意义。一枚小小的奖牌,不仅“保鲜”了上世纪广州人的长跑情愫,更蕴藏着跨群体、跨国界的互助精神。

在广州马拉松赛的跑道上,越来越多的轮椅跑者、视障跑者勇敢地向前跑。他们的身边总会围绕着一群陪跑选手,退役老兵袁向阳便是其中一位。为了护跑,袁向阳愿意舍弃自己3小时左右的完赛成绩,护送他们,直到4小时,甚至5小时才完赛,“有舍才有得!我觉得值得,因为他们值得尊敬。我们只是放弃了比赛成绩,却给他们莫大的能量和安全感。” 

从赛前进入起点安检,到在赛道帮忙递送补给、赛后放松……袁向阳和他的战友们互相配合,护送每一位需要他们的轮椅跑者和视障跑者完成广州马拉松赛,甚至一些外国选手也向他们寻求帮助。

“比独自跑马拉松赛更有意义”,袁向阳觉得,当一名护跑选手得来的奖牌,蕴含了彼此间不抛弃、不放弃的信任感。拿到完赛奖牌后,“一个握手,一个拥抱,无言胜万言!”在他看来,奖牌不是一个人完赛的证明,而是一群人完赛的证明。

一枚枚奖牌,见证了广州人的漫漫长跑路。不同时期的广州马拉松奖牌,却都凝聚了卓越的马拉松精神、独特的城市文化,被赋予了不同时代的广州精神。从前至今,他们不曾止步。


赛事官方单位

主办单位

中国田径协会、广州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广州市体育局、越秀区人民政府、海珠区人民政府、荔湾区人民政府、天河区人民政府、广州市体育竞赛中心、广州市田径协会

协办单位

中体产业集团、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天河体育中心

运营推广单位

中奥路跑体育管理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

国际田径联合会中国田径协会广州市体育局


© Copyright 2018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Guangzhou Marathon  粤ICP备15018045号-1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马拉马拉
CHINARUN玩比赛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