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活动
activities
大学生记者团
大学生记者团 | 在广马路上,有他们陪着星星的孩子一起跑
日期:2020-08-04

文|朱昊宇

图|梁雯雯、赵伟达、星友伴跑团

视频|梁雯雯、赵伟达

编|广州日报


清晨6点05分,夜色还未退去。肖癸汶和妈妈站在天河体育馆外等着进场的门打开。10分钟后,倪卓君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笑着往广马的选手入口处大踏步地走去。乍看起来觉得癸汶与卓君和大部分的广马选手无异,都期待着天亮时分的鸣枪开跑。但实际上他们却并不一样,他们都是孤独症(自闭症)患者,也叫做是“星星的孩子”。

星友伴跑团组织了22人参加本届广马,其中有的是新手上路,也有的已经身经百战。他们回想起自己从交流都存在困难,到能坚持跑完半程马拉松,这种蜕变不仅依赖于他们自己的努力与坚持,也离不开一直陪伴他们跑步训练的“星友伴”陪跑员不离不弃的照顾和悉心的指导。

 

星友伴跑团

在本届广州马拉松赛半程项目的赛道上,星友伴陪跑员苏孟援便和孤独症患者肖癸汶,手牵着手在8点鸣枪起跑之时冲向赛道,也不时举起双臂向周围的观众摆出欢呼的姿势。比赛途中,每当癸汶出现“撞墙”(有些坚持不下去),苏孟援总是会用癸汶经常讲的一句话来鼓励他,夸他是“中国小天才”,最终癸汶还超越了自己的目标完成了比赛。苏孟援说:想起从第一次陪跑的时候他都不理自己,到现在可以一起肩并肩跑完半程马拉松,自己很感动。

左一为苏孟援,左二为肖癸汶


相识相知,奋斗并快乐着

广州市孤独症儿童服务者协会的荣誉会长区泳强表示,协会在2017年5月组建成立星友伴跑团,主要是希望让志愿者带着孤独症孩子一起跑步运动,让这群“星星的孩子”慢慢熟悉、融入社会,为他们的未来考虑。

而几乎所有的志愿者都是依靠网络,从各个跑团组织中自愿报名来陪伴这些孤独症孩子跑步的。苏孟援表示自己就是从他使用的跑步APP上看到了星友伴的信息,点进来就决定要报名成为志愿者。另一名已经陪伴这些孩子两年的欧健华说,自己本身是体育爱好者,同时通过公司和星友伴跑团建立起了合作,于是才选择加入星友伴跑团成为一名陪跑员。

而正如其他人初次和这些孤独症孩子们接触的时候一样,志愿者们在和孩子进行在磨合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各种问题。即使是已经陪跑了两年的欧健华,在回想起自己与孩子初次见面的时候,还会感慨当时场面的尴尬。他说,因为孩子们和外界的沟通还是有问题的,去和他说话也不会回应。孩子们讲的一些东西我们也听不懂,也喜欢重复自己的话。苏孟援也遇到了这样的困难。他想起孩子在最开始的时候会屏蔽家人之外的所有人。

 

欧健华

面对这种看似无解的情形,欧健华和苏孟援并没有放弃,而是转变了他们的策略。欧健华在陪着孩子跑步的时候,一边跑一边和孩子用他所使用的语言聊天,也会去重复他们的语言来融入他们。他发现,这样的重复可以慢慢的让孩子使用更多的词句,也聊的更多。他还记得,他曾经问他带的孩子六月一日是什么节日,孩子回答说是儿童节。此后欧健华每次见到孩子的时候都问各种节日,孩子也在一次的回答之间和欧健华建立起来了互信的友谊,并主动要加他的微信。

苏孟援在刚开始接触孩子的时候,也为交流的困难而担忧。但是他还是坚持和孩子不断谈话,通过一些肢体动作来和孩子互动,以及陪跑来接触他们的世界圈。这也让孩子慢慢也接受了他。在孩子熟悉了苏孟援之后,他们就会来奔跑着和他握手打招呼,苏孟援感慨道:那种开心是难以形容的。

 

左:苏孟援,右:肖癸汶

会长区泳强也一直为志愿者和孩子之间的交往而担心,他在活动的初创阶段,也特意为此组织了很多的破冰活动想来熟络关系。但是区泳强慢慢发现,原来动起来,也就是陪跑,才最能活跃气氛最能拉近孩子和志愿者之间距离。于是区泳强也把星友伴这一组织的活动重心放在陪跑上面,每周二、四和六都会组织志愿者和孩子们在猎德的环跑径和天河实验中学的操场上跑步。区泳强说,这几十个孩子和几十个志愿者能坚持每周抽出时间参加这两次的训练,都很不容易。但是只要看到孩子在改变,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我们就会觉得这就值得了。


运动疗愈,星友伴陪跑带来的改变

世宁妈妈说,在她让孤独症的儿子世宁参加了这样的陪跑和马拉松比赛之后,发现孩子变化了很多。不仅是在肺活量等身体素质上得到了强化,而且在青春期把更多的精力拿出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认识更多的人、懂得坚持和让自己变得更有耐性。看到孩子在变得更好,她做妈妈的焦虑就会更少一点。

会长区泳强也在组织一次又一次的陪跑活动,和参加马拉松比赛中看到了孩子们的点滴改变。他发现,孩子们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跑步中积累着自信。可能在一年之前,就会觉得跑10公里是一个无法达到的目标,但是在一年的坚持训练之后发现,原来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孩子就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乐观,会更有底气地走向社会。区泳强也经常引用国际上“运动痊愈”的说法,认为很多孤独症的孩子在青春期就像普通的孩子一样,会有用不完的精力和态度的剧烈变化。而我们可以利用这种精力来强化孩子们的身体运动,让他们在运动中积累自信和接触社会。

区泳强

在区泳强担任会长,主推运动疗愈的这三四年间,星友伴一共陪伴了400多个孤独症孩子,其中有70个孩子都有了巨大的转变,这已经是一个比较高的比例。其中一些变化最大的孩子甚至从完全没有自我意识的状态,到有了完整的自我意识,能够和他们进行基本的交流对话。还有一些孩子培养起来了自制力,学会了坚持,锻炼出了耐性,比如已经培养出来了22个孩子能参加马拉松比赛,而且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比赛。其中大部分孩子参加了三到四次,最多的一个孩子参加了5次马拉松赛。

星友伴欧健华也表示,自己所做的这些陪跑不仅仅帮助孩子逐渐改变,也间接地改变了自己,让自己的运动有多了一层意义。苏孟援也讲到,与其说是他陪孩子,不如说是孩子陪了他。他想,如果不是陪着孩子跑步,可能自己也无法坚持下来这个跑步的习惯,更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奔跑在广州马拉松的赛道上。

在举办了3年的活动之后,区泳强心中还是有一个没有实现的愿望。他始终希望,能够把自己在陪伴这些孤独症孩子过程中所收集到的评估数据,交给一个学术性的研究机构,帮他从这些数据中研究出关于“运动疗愈”更加具体的结果,来为他对“运动疗愈”的坚信信念找到科学支撑。

在接触了两千多的孤独症孩子之后,区泳强也慢慢体会到,其实我们和孤独症孩子之间的很多障碍是我们造成的,不是孩子。只要我们有足够多的爱,其实这些都是可以化解的。希望在将来,特殊教育能不再特殊,能和对普通孩子一样爱护这些孤独症的孩子,就像我们身为普通人的志愿者对待这些孩子一样。那么奇迹终会发生。

星友伴跑团


赛事官方单位

主办单位

中国田径协会、广州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广州市体育局、越秀区人民政府、海珠区人民政府、荔湾区人民政府、天河区人民政府、广州市体育竞赛中心、广州市田径协会

协办单位

中体产业集团、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天河体育中心

运营推广单位

中奥路跑体育管理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

国际田径联合会中国田径协会广州市体育局


© Copyright 2018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Guangzhou Marathon   粤ICP备15018045号-1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马拉马拉
CHINARUN玩比赛 提供技术支持